《烟花散尽 急景流年》海外篇

资讯来源:雪缘园 2020-05-28 09:10:02 收藏

4月22日,作为2届威尔士超级联赛冠军和4届威尔士杯冠军的威尔士里尔俱乐部(Rhyl FC)宣布球队进入清算程序,结束球队长达141年的历史。财政问题,成了压垮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相较于历史悠久但名气一般的威尔士球会,英伦赛场极具风格的“狂帮”温布尔登的分化则让人有些唏嘘。

  温布尔登成立于1889年,但直到1963年,温布尔登才开始职业化进程。1975年足总杯,温布尔登击败伯恩利,成为20世纪第一支击败本国顶级联赛球队的业余球队。1985-86赛季,温布尔登升级英甲。

  1988年,狂帮在足总杯决赛1-0战胜如日中天的利物浦,捧起足总杯冠军奖杯。这是狂帮队史的巅峰,只可惜因为英格兰足球流氓的问题,导致所有英格兰球队被禁止参加洲际赛事。

  此后球队一直留在英格兰顶级联赛征战,直到1999-00赛季,温布尔登在最后一轮被南安普敦2-0击败,而保级对手布拉德福特1-0击败利物浦。狂帮在全场球迷的眼泪中意外降级,而这一天与12年前球队夺得足总杯的日子相同,都是5月14日。

  随着从英超降级,温布尔登的财政压力也逐渐变大,2001年,球队所有者提议将球队搬迁至米尔顿凯恩斯,大部分的温布尔登球迷感到了背叛,因此转而支持新建立的球队。

  2002年5月30日,一支名为AFC温布尔登的新球队诞生。这支由球迷组建的球队7个赛季内取得4次升级,期间连续78场联赛取得不败。如今,AFC温布尔登已经回到英甲联赛,本赛季距离同在英甲的米尔顿凯恩斯仅有2分的差距。

  在100多年前,马赛城内的龙头老大是一家名为马赛厄尔维迪克(或译为马赛瑞士人)的球队。俱乐部累计6次赢得马赛地区联赛冠军,并3次加冕全国锦标赛冠军。一战的爆发让全世界的足球按下暂停键,马赛厄尔维迪克俱乐部也不能幸免。球队直到1927年才重新开张,俱乐部迁移了球队主场,正计划重新大展拳脚。

  1929年10月,美国华尔街发生了著名的“黑色星期四”事件,萧条之风吹到欧洲,马赛的瑞士人社区同样不能幸免,这支曾惊艳法国的球队在1932年宣布解散,只将一笔标有冠军底蕴的足球遗产留给了马赛。

  有的俱乐部没有经历太多的经济萧条时期,却又冥冥之中与自己的外来背景所吻合,流离失所,难逃最终消亡的命运。

  1912年,西班牙占领了摩洛哥部分地区,其中就包括得土安省,得土安竞技俱乐部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于1922年成立的。1933年,球队开始参加西班牙地区联赛。

  1950-51赛季,得土安竞技闯入西班牙国王杯八强,并斩获西乙联赛冠军,成功升入西甲联赛。但最终只排名1951-52赛季的最末一名,这也成了球队历史上唯一一个西甲赛季。

  随着1956年摩洛哥的独立,得土安俱乐部老板决定与另一支西班牙属地球队休达体育会合并,成立新的球队休达竞技,随后又在1996年合并至AD休达俱乐部。

  2012年,AD休达因拖欠工资被勒令降级,随后不久便因债务问题宣布破产解散。

  在德国,格赖夫斯瓦尔德SC俱乐部在某种程度上说,也同样是一支命运多舛的球队。1926年1月3日,格赖夫斯瓦尔德SC成立,11年后,球队升入波州高级联赛,但随着二战的爆发和德国的战败,格赖夫斯瓦尔德SC被迫在1945年暂时关闭。

  这一别就是45年,直到德国统一之后,格赖夫斯瓦尔德SC在1990年6月21日重新运营,1993-1996年在梅克伦堡-前波莫瑞州杯赛上斩获四连冠。

  2003年,陷入经济困局的球队在赛季末与格赖夫斯瓦尔德ESV合并,结束了自己先后两段的足球历史。

  这支草根球队给德国足球留下的遗产是是一位世界杯冠军成员——托尼•克罗斯。1997年-2002年,托尼•克罗斯的父亲是格赖夫斯瓦尔德SC的教练,托尼老师成为了球队青训历史的一部分,在克罗斯2014年从拜仁转会至皇马的交易中,格赖夫斯瓦尔德收到了6万欧元的青训补偿费。

  成功的经历虽各有不同,但最终消失的命运总令人扼腕,健康的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的战略眼光往往比一时的辉煌更显得关键。

  • 焦点
  • 足球
  • 速报
  • 篮球
  • 综合
  • 彩票